绫雨曦

再吞我存稿我就打人了。

这样说吧。

我发的乐乎表明的是我的立场,我没有想引战还是什么的意思,诸位也不用费尽口舌来骂我了,我自会退圈的。

但求放过。

原来。

晓星尘的个人曲不能刷恶人薛洋。因为薛洋是个恶心的人。
金光瑶的所作所为都是他主观意愿的,他活该这么死去。

这么说,《因果》里有个词,让我想起来了。

“万人嗟伐我,为何是我错,世人好一派正义的作风。怎不问,亲手掩埋的腐臭。”

您为什么决定一个角色里出现的因果命格不该出现,难道只因为他……恶?

明月清风晓星尘,好道长。薛洋就只能是垃圾,不能出现的晓星尘的专场上。

那他真的是白白义庄苦守那么多年了?您真的不懂吗。

他在我心中,就是那个没糖吃的孩子。不是被逼无奈,洋的确不好,但这不妨那么多人为他,为道长哭上一场。

有些忘羡党说除了写忘羡都是侵权那我还就写曦瑶薛瑶。

有些忘羡党说拆CP就是侵权是犯罪是人渣我就写双璧。

来吧不是见一次骂一次吗。

以上我的态度立场。

如果一个人物连亲妈都不爱,还不让别人去爱的话,那你真的有点残忍。你改变不了我的想法和对角色的爱。

就问一下吧,都是热爱这部作品,何必呢,每个除了忘羡的cp都要怼,圈地自萌可以理解吗?

虐瑶梗求太太写~~~~~

谁跟我抢这个梗我跟谁急

为君恨生:

虐虐虐!虐身虐心!!!!

三观不正!

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没有文笔可言,只是记个梗求太太来写。!


————————————————


金光瑶坐在特质的刑椅上,手腕被镣铐紧紧的紧紧的固定在扶手上。

一身金星雪浪袍已经被污血染赃,脸色惨白,额前是密密麻麻的细汗,渐渐凝聚成珠,自脸颊滑落。

金光瑶始终微笑着。


外面丝毫看不出来,这特质的刑椅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有坐在上面的金光瑶最清楚。

腕上的镣铐,内有尖锥,直刺入骨。

然而相比身下不可言说的位置,这镣铐的痛苦简直不值一提。

那是聂怀桑特意为金光瑶这娼妓之子特意改造的“木驴座椅”。看似正常而普通的一把座椅。

只有金光瑶能清楚的感受到,一根手腕般粗细,而且被削尖的木桩正深埋他体内,不时的抽动着,幅度不大,却足以让人痛不欲生。

聂怀桑想要折磨他,肉体和心灵上。

折磨他,彻彻底底的击垮他。


观音庙失利,金光瑶被囚,自打聂怀桑走进这囚室,金光瑶就已经将可能发生的一切,全部想了个遍。

金光瑶就这样一言不发的受着,咬破了舌尖也始终保持的笑容。

他这一生宁弯不折。

可唯独在如今的聂怀桑面前,他不愿低头,不能低头。

尽管他早已低入尘埃,依旧想要拼劲全力,守护这最后的一丝尊严,微不足道的尊严……

怀桑摇着折扇,站在旁边调笑着说:“今日二哥要来亲自审你, 呵呵~ 也不能说是审吧 , 毕竟三哥那些个事已经……”

聂怀桑眯了眯眼,顿了一顿,复又笑道:“娼妓之子就该有个娼妓之子的样子。早该让二哥看看你真正的样子。”


金光瑶喉结滚了一滚,依旧笑而不语。

聂怀桑却捕捉到了他那一刹的失神以及,一抹淡淡的悲色。


怀桑笑意更深了,口气也越发得意了。

“三个可以像在观音庙里一般向二哥求饶,只是你现在的模样嘛……呵呵”聂怀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金光瑶长袍之下微微颤抖的双腿。

只是如此不堪模样,你可愿被他看见?

金光瑶知道,蓝曦臣来了,只要他开口跟蓝曦臣求饶,让蓝曦臣看到他现在的模样,蓝曦臣一定会救他。

聂怀桑就等着看这一场好戏 ,等着看他尊严尽失,等着看金光瑶下面被伺候着的下贱模样被蓝曦臣看到。

只要他一天不求饶。聂怀桑就会一直想尽办法折辱他,被当做娼妓之子肆意糟蹋。

是最后的自尊被剥夺,还是低声下去的求得一线生机,怀桑给了他选择。

可今时今日,已经落到如斯地步的金光瑶绝对不会求饶,绝对也不会在怀桑面前求饶,绝对不会让他得逞,任他嘲笑。

所以……

当蓝曦臣站在金光瑶面前……

当金光瑶面对蓝曦臣时……

不管是无意间的关心,还是一脸悲痛的质问……

金光瑶都淡定自若的微笑着。

待到蓝曦臣已经说到无话可说,待到一室的沉默只剩决绝。

金光瑶终于哑着嗓子开了口:“蓝宗主不是都知道了吗,还想要我说些什么?承认什么?或者说……直到今时今日蓝宗主还想着为我这罪人开脱?”


最终逼得蓝曦臣脸色一片惨白,拂袖离去。


聂怀桑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走近金光瑶,弯下腰, 对着他耳边轻声说道:“三哥,你叫怀桑好生失望呐!”

聂怀桑走了,金光瑶苦笑声,终于不堪重负的大口喘息。

一喘气就咳出大口大口的污血。


夜里,金光瑶昏昏沉沉的睁开眼,却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薛洋。

他潇洒的倚在牢门上,大大咧咧的啃着苹果,接好的断臂也已经恢复。


见金光瑶醒了,他痞痞的笑着。

打开镣铐的同时,薛洋神情一冷。


尖锥拔出手腕,鲜血淋漓,金光瑶却没事一般的对薛洋笑笑。 


薛洋皱着眉头,没有说什么,可眼里的狠戾,却清楚的映入金光瑶眼中,

薛洋不语,却见金光瑶半晌都没有动作,有些不爽的说:“坐上瘾了?还不赶紧起来跟老子走?你那好四弟那边,可真拖不了太久。”

毕竟,还有个泽芜君在。


瑶妹眼神微怔,调笑着道:“不如成美扶我一把,坐久了,腿有些麻。”

薛洋一听成美俩字就炸毛了,一边抱怨道:“老子说了多少遍了,别那样叫我!”同时,发泄般的一个用力,一把将金光瑶整个人拽了起来

然后,随着那一个用力的猛拽。

木桩从金光瑶下体猛地拔出,顿时血如泉涌。

金光瑶一个抽气,顿时试了生气一般,直接软倒在薛洋怀里。

薛洋一见这状态,顿时怒了,  抱紧金光瑶怒吼道:“你!!”

瑶妹喘了口气低笑着打断他:“没事,麻利点,少受点罪。”

薛洋咬牙,背起瑶妹,一边数落他够狠,一边赶忙往外跑,瑶妹气息越来越不稳,薛洋感觉到了,心里开始发慌。

他说:“小矮子,你可别死了啊。老子救你一次不容易啊。”

瑶妹轻笑。


这个时候,身后远处传来嘈杂的声音,两个人都知道,聂怀桑的人很快会追上来了。


夜色下,好像只剩一望无际的密林。


金光瑶长舒一口气,淡声道:“阿洋,放我下来”

薛洋许是跑的有些急,喘着气吼道:“滚,别跟老子添乱!”

金光瑶的声音越来越小,说:“薛洋,来不及了,你自己走。”

薛洋清楚的感觉到身后一片湿粘,他的背后 ,衣服裤子全部被血浸湿了。

全是金光瑶流出的血。

他们都知道

路上流下的血迹 都不可能让他们轻易逃脱。

木桩子插了那么久  薛洋那一拉  直接把金光瑶从椅子上扯起来,血如泉涌,瑶妹的肠道早就被木桩的捅破,溃烂,其实早就撑不下去了,木桩子一拔出来立马就会血崩。

瑶妹想要个干脆,激薛洋拉了那一把,少受点罪,也是把自己往鬼门关里送。


金光瑶是彻底不行了,他一遍遍的说要薛洋停下,一遍遍的说要薛洋毁了他的尸体不要再让人作践,他说让薛洋自己跑吧,千万不能被人抓回去。


千万要好好的活下去。


薛洋不理他,直接吼了回去:滚,老子辛辛苦苦来救你。谁赔老子的损失。

瑶妹叹了一口气,说了句:  求你

便再没了声音。


然后薛洋停下了。

怔怔的望着前面无尽的漆黑,愣了很久。

夜很静,薛洋仿佛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后面嘈杂的声音再次传来,越来越近。


薛洋忽地一笑。

干净利落的把金光瑶放到地上。

然后招出无数恶鬼。

一声令下,恶鬼一起扑向金光瑶。


蓝曦臣是第一个追来的


薛洋远远的回头,死死的盯着蓝曦臣  ,一双眼睛通红。


然后他动了动唇,第一次认认真真的说:“好!绝不让人作践你。”


薛洋转身,再不回头。


只留下蓝曦臣一人,疯狂的砍杀恶鬼。可终究无济于事。。


最后一眼,透过无数恶鬼,薛洋清清楚楚的看见了,金光瑶笑了。

不似以前那种虚伪恶心的笑。


是发自内心真真正正的笑。


“小矮子,一路走好。”



————————————————


关于那个在瑶妹体内抽动的木桩,那个抽动的幅度绝对不能大,要起到慢慢折磨又必然致死的效果,但是一单抽出,就会立刻大量出血,所以那个木桩相当于也是一个保命的东西。

瑶妹吐出的血是污血,说明身体内部已经发炎溃烂了。

瑶妹受不了了,但是又不肯求饶。

折磨久了,自己已经没有勇气站起来,而且如果慢慢站起来,还不如一刀来个痛快。

瑶妹已经是生不如死,而且必死无疑了。

瑶妹想解脱的,于是就激薛洋拉了他一把。


到最后,只求薛洋彻彻底底的毁了他的身体,死了也不要在被人拿来作践。



开学弧四个月。

不是退,但是更新很慢。

谢谢支持。

初三上半学年我还会更新,下半学年也就是明年一月到六月前要中考啦!!!!

考你妈卖批也得考QWQ

米娜挥挥【不舍】

晒手写。

歌曲《幻境》

又是肉的链接

请叫我高产绫

【咸鱼一趟】

这次是七夕甜文,车,多谢大家的支持了。

走评论

我的老天


我问候LOFTER祖宗十八代


我还差几个字就写完的存稿啊!!!!!!!!!!!!

清空啦!!!!!!!!!!!!!!!!!!!!!!!!!

哇!!!!!!!!!!!!!!!!!!!!!!!!!!!!


好不容易粗长了一回结果存稿没了


LOFTER我给你砸素质24连

肉的链接

一篇肉曦瑶的十分重口

走评论

梗作者 @为君恨生

花火填词 《敛芳》

敛芳

 

何苦触碰太阳落得了满身伤

在黑暗之中把身影埋藏

你的笑容像一道光

从天而降照入了我心房

不知青葱白雪样

闭眼又梦见你我成双

执剑  难忘

云深处那段年少痴狂

 

云梦雨朦胧踏雪来润杨柳

一抹血色映在你肩头

东风将你我缘扣

哪处寒冰似是融成了暖流

风雅书暮秋

你泠泠忧愁

不知烟花与翠柳

何时相伴何时与清风双倚楼

那时一别以为再不见你面容

还暗自把回忆轻叩牡丹绣

也不予我一席能留

只知再次相见你眼中涓涓长流

白衣抹去我泪容

为君谋如此也可把君守

 

满天金星雪浪让人不住忧伤

一次次手上沾染了肮脏

可是有谁能替我想

在这世间何人未经沧桑

在这雍容殿宇上付出了何人所遗弃的过往

在这寒夜何人拾起温柔的梦乡

 

金鳞夜色牡丹窗上月光秀

回首见一清澈眼眸

水色映照烟波柔

余光瞥过泠湖上一叶扁舟

温柔檀香浓

茶盏伴灯口

窗外略过的暖风

拂过枯冷轻易吹进我心中

倘若我能够将温暖于掌心存留

是否见你拔剑持我胸口

也不会让怨恨成瘤

世人唾我疯狂也摈弃我的慌

在缠绕的复杂尘世迷惘

你一身白衣在我心上

凝固了一段干净过往

须不知我笑上伪装

一步一步都是对你的渴望

在这寒夜何人的回忆骤冷成了霜

 

那年春秀花色满楼

梦呓般诉说那情扣

天地悠悠情关又有何人能留

只愿裂冰春深 

你的心头能以予我一席留

覆水难收只为当年君心动

还予以惶恐

 

笑忘掉这段旧

并肩与花间游

回首又看你白衣悠悠

芳菲花丛里

风不休

温柔问候竟又催我入梦

殊不知花前月如钩

前路艰险只容我一人走

不安 惊恐

何处敛芳何处又芳华浓

 

 注:本词正在制作成乐曲,不得转载。